用户姓名: 用户密码:       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热诚欢迎您的光临!
当前位置:首 页 >>文学作品 >> 正 文 [  ]

来源: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时间:2011年6月10日15:14 编辑:admin

音乐解读

梁晓文

《以吻封缄》

     我以吻封缄,心中祈祷:不要用离别,来亵渎这个曾经是爱情升华的标志。
  既然无法挽回结局,我们心甘情愿在绝裂证书上签字。无需猜测与徘徊,无需犹豫不决,也不需要那藕断一样的丝连。
  神马都是浮云?不!
  正如这张我所钟爱的脸,永恒地留下了难言的痛、日益膨胀的恨。新添的皱纹里,深锁着无尽的伤害。即使没有特别的掩饰与刻意的忘却,仍会主宰我不惑后的余生。
  是什么,让我们失去对方,不再相守——在绝望中守望过多少长夜之后?
  走吧,走吧,从徒劳开始。没有你的关注,我不想高飞,也不想走远。只求拥有你的眼泪、我今生唯一的奢侈。
  爱情与死亡,生生世世,一对难兄难弟,一个永恒的主题,让我和你,重新演出了一幕中国式罗密欧朱丽叶的悲剧。
  谋求和平,是要靠开会而不是靠开战来解决。自由原本要屈从于自然,这个谁也走不出的光晕与绕不开的轮回。更何况有当初许下的诺言,有可怜的尊严这条底线,让我终于苏醒在濒临迷失的岸边——啊!生命原来可以那样的安宁与美丽,平静与和谐。
  笑容让你发光,不再担心踏空的足印坚实,你完好地出现在我的面前。我感谢上苍的安排,让无悔的心也无愧于未知的永远。
  这份表白,莫非是我最后的致意?我看到了猿倾耳虎低头,也无法动摇你的矜持。
  从此,以诗表白,借音乐达意,这剂上瘾的毒药,已经对我的生命完成了定制。


《假如爱有天意》

    那些天心痛,没人知道是为什么,为了谁......

  黑夜就要隐去,你可以重新回到过去......
  但此时,我想诅咒你。却发现,该诅咒的是我自己。
  所有诅咒的语言,只有你能听明白。因为,我是用我的内心在说话——只有伤透我心的人,才能听懂。
  其实,我每天都在倾诉。也有人貌似在倾听——如街头的流浪艺人,每天都能接纳路人的施舍,可有谁真正知道艺人在唱什么?
  我的倾诉,就是等待你的出现。
  你来到世界巡视,就是为了这样的邂逅。
  今天,我用我的歌声感谢:
  在我沉没之前,你赋予我返航的机会——尽管还在路上,却是我新生的希望。

《易碎的玫瑰香水》

    此时此刻,字典里与“忧”相关的词条都归隐了。而那浓缩在香水中的味道,在那清脆的一碎里,迅速让周身的空气也浓郁起来……

    因为这个让人感觉到浪漫的名字,联想到一个薰衣草的国度,一个神奇的香水之都――正好就是弹奏她的、那位闻名遐迩的钢琴王子的家乡。
    这有如一段长长的纠缠,一场千疮百孔的爱情,由各色的情愫构成,如博采众花芳华凝聚而成的香水;易碎,却延绵不绝,似挥之不去的香水,尽管会一时迷失芳香的方向。这易碎,就是那句子与句子之间的空隙,字与字之间的余白,音符与音符之间的抑扬顿挫,清醒与清醒之间的一次烂醉中的失忆,都是高潮、完美、和谐进程中必有的短暂酝酿,是“碎”“碎”平安。

《林中漫步》

    生命原本可以这样的安宁与美丽,恐惧也不能将我与自然分开……

    生命的目的在于不断揭示秘密,一如自然万物,揭示的正是生命的原始。这是置身于林中时,当我的心灵脉动与大自然的节奏合上拍时,我得到的启示。
    漫游的碎步,随着枯叶被踩碎时发出的脆响,好像已经深入到了山中,踏上了云端,与潺潺的流水、鸟儿的啁啾,一起合奏出秋天的旋律。
    小时候在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时,一定要找到一个树洞讲出来,就可以让自己得到赦免。所以,当我恐惧尘世的喧嚣会蒙蔽我多彩的嗅觉时,我就要到林中去,在那片宁静里学会宽恕。

《月光仙子》

    沈从文说:照我思索,可理解“我”;照我思索,可认识“人”。

    月儿像柠檬,柠檬是酸的,恰恰我是怕酸的――这就是《月光仙子》这首曲子,带给我的无穷的回味:怕酸,却喜欢一种酸酸的体验;有如怕鬼,却迷恋鬼故事。
    女儿不知在何时、因为何事,发现了我怕酸的秘密。打那未知的时候起,她就要拿酸的东西来捉弄我,像她总拿浓浓的乡音捉弄她外公一样,乐此不疲。
    她会选择在恰当的时刻――那时,令你无法动怒;正如一首曲子,美妙得让你无法拒绝,完全让你物我两忘,达到一种如镜的水面般的平静――在我投入地观看一场揪心的女子排球大战、为我方一记美轮美奂的配合得分拍案叫绝、另一只手同时习惯性地伸上一杯“茶水”时;在我伏案疾书、为捕捉到一个神来之笔心生庆幸、需要一口“玉液”犒劳干涸的嗓子时;在久别重逢、兴奋地想要一个拥抱、却迎来了一方“糖果”时……
    其实,我是属于那“一朝遭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的一类。有如“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流”这样的真理一样放之四海而皆准,吃过的亏,绝对不想再次上当。但对于女儿的这种小伎俩,我却从不点破,甘心在她善意的捉弄下,一错再错,以换来她那天真无邪的欢笑――直到现今!
    即使在女儿不在身边、无法捉弄我的日子,《月光仙子》这首有些调皮的曲子就承担着捉弄我的角色,天伦的乐趣,就一幕幕地在我身上不断翻着新地上演……

《宁静海》

    那些陪护的日子里,那小小的病房,就是一片宁静的海,因为这首旋律的缘故……

    其实,细听那旋律,丝毫没有宁静的味道,全是激情的琴键奏鸣出铿锵有力的音符,组合成一段急促、迫不及待的乐章。或许,它体现的,就是宁静的海平面下,万流涌动的真实,而不是风平浪静的表面现象。就像窗外呼啸的寒风依然穿梭着,而我们却守着一片冬日暖阳所打造出的一片柔和与温馨。
    那是新年(时2007年)的第三天,也是节日的最后一天。妻在昨晚,终于好受多了。一大早就张口等着要吃,拉撒也正常了。窗外的阳光,今天也格外明媚。下午,女儿也要归来,一家三口终于也要重归新年里备受冷落的家,重新给家注入温馨。
    窗外,中学生们在操场上的欢笑,因为静的缘故,不绝于耳,有“鸟鸣山更幽”的意境。宁静之中,谁说不是在酝酿着什么伟大的事情呢?电话里,妻与岳母通着话,突然就抽泣起来――原来,是搅动了亲情的海洋。
我突然像嫉妒青年人的青春一样,嫉妒起他人的健康,嫉妒起这明媚的阳光下一张张鲜活的脸庞来……

 
  ++『相关新闻』++ 【我来说两句】【推荐】【字体: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  文章评论:       姓名:     email:
   查看评论投它一票
   

 

地址: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四大街80号( 科学会堂)   版权所有: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Tel:022-25327568   25329081      Fax:022-25326258
技术支持:天津杰迪数码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