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姓名: 用户密码:       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热诚欢迎您的光临!
当前位置:首 页 >>文学作品 >> 正 文 [  ]

来源: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时间:2011年6月10日15:10 编辑:admin

柠檬色的爱


梁脉秋

  夜空中的一抹月色,淡淡地照着我手心中攥着的那颗柠檬糖。
  瞬间,黯淡的心里仿佛生出了绿芽,我转向并肩陪我散心的爸爸。
  “爸,吃颗糖吧!”
  “吃!”爸爸低沉的声音,钟声一样传入耳鼓。
  我迅速剥开糖纸,将那颗柠檬糖温柔地、完整地塞进了爸爸等待的嘴里。
  时间便定格在那一刻――这正是我等待的一刻!
  “啊――酸死我啦!”爸爸急促地吐出了糖粒,一张脸痛苦得有些狰狞,恶狠狠地假装要追打我,我则得意地加速逃开了……
  爸爸怕酸。
  自从多年前打妈妈那里得知爸爸的这个“短板”之后,我就开始选定在爸爸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用酸的东西捉弄他,从而炮制出了许多的意外事件:在他的米饭里放一粒酸梅,在他投入地看球赛时悄悄地将“水溶C”倒入啤酒杯里,或是像刚才一样不露声色地喂他一颗酸糖果……孜孜不倦,乐此不疲。
  有时我也想,爸爸真是傻得像瓜,上了当也不长个记性。他是那样的迂腐不堪:爱听罗大佑的《童年》这样老掉牙的歌谣,对郭敬明嗤之以鼻、而对席慕蓉啊沈从文啊大加赞赏,爱写一些晦涩难懂的文章……可能正是因为思想太落伍,所以,每次我的小把戏都以我的大获全胜、爸爸那“啊——酸死我啦!”的惨叫而告终——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。
  这种想法在我看过爸爸的日记后,发生了改变。
  那个晚上,爸爸妈妈都已熟睡。我刚刚从电脑的纠缠中脱开,正准备洗脸刷牙,不小心碰掉了电脑桌一本爸爸没有收起来的日记。日记掉落在了地上,自动地翻着,像白鸽飞翔般发出柔和却清脆的声响;又像是特意要让我知道一样,到那一页时停止了无规律的翻动。
  那是多么真挚而平实的语言——我至今仍能用鼻尖轻轻吮吸到那种淡淡的墨香——记述的是一个父亲的故事。父亲的女儿总是拿酸的饮品食品来捉弄父亲,而父亲总是一味地假装上当受骗,甘心一错再错。
  “她的捉弄中饱含着一种无尽的,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爱。”
  原来爸爸将这些柠檬色的爱默默地保存着,收藏着,用心中的波澜轻轻地浸酿。
  “我们要听到大风吹过峡谷,才知道那就是风;我们要看到白云浮过山脉,才知道那就是云。”爸爸,如果没有你桌前为你感动的灯光告诉我,如果没有你的日记向我倾诉,这一切,我该何时才会明白?
  打那以后,我有了改变:不再认为爸爸是傻瓜了。并且,我也喜欢上了他爱听的那些老掉牙的歌谣,读他喜欢看的书,也发现他写得的文章不再是那么晦涩难懂、难以捉摸――我觉得我与爸爸心灵上的距离拉近了,我不再是那个陶醉于青春言情、关注明星大腕,总把“代沟”啊、“没有共同语言”啊挂在嘴边借以摆脱父母控制的叛逆e族了。
  当然,我还会时不时地,用酸的东西继续“捉弄”爸爸。
  当然,爸爸还会继续心甘情愿地担当受“愚弄”的角色。
  这是爸爸的秘密。
  这也是我的秘密。
  我抬头望向天空,月光轻抚在我们身上。而月亮像酸酸的柠檬,正对着我们温柔地笑着……

注:作者14岁,原开发区国际学校学生,初中二年级。

 
  ++『相关新闻』++ 【我来说两句】【推荐】【字体: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  文章评论:       姓名:     email:
   查看评论投它一票
   

 

地址: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四大街80号( 科学会堂)   版权所有: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Tel:022-25327568   25329081      Fax:022-25326258
技术支持:天津杰迪数码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