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姓名: 用户密码:       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热诚欢迎您的光临!
当前位置:首 页 >>文学作品 >> 正 文 [  ]

来源: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时间:2011年6月10日15:7 编辑:admin

那些褪色的记忆

梁脉秋

  人生与人生像凌乱扭曲的线条,错织在了一起。那些平等的,是永恒。那些相交的,是遗失。生命终会像华丽的绸缎一样,在岁月的长河中丝丝缕缕地剥落。无数的感情也终会在暮色里无情地在你的眼里融化为一片沉沙。无数的曾经也终会在一瞬间被时光腐蚀,沉落到心湖里。
  或许,那些,你已忘记。或许,那些,你曾想起。
  
  那年夏天,在那棵苍老干裂的桦树下,两个年轻的影子,正饶有兴趣地攀谈着。女孩长长的发丝垂在肩上,男孩大得有些夸张的笑容挂在脸上。这一切的一切,在女孩的心中印上了一首诗。
  那时,也许是年幼,分不清什么是差距。还没上学的我,听着你讲着上学的趣事,唱着你教我的你在课堂上唱的那些歌,吃着你递给我的那些妈妈认为是很脏很脏的糖果,便感觉很开心很快乐。
  那里的我,并没有发现,你家租住的是楼下的车库,而并不是跟我们一样的楼房。
  时光就这样在交错中流转,在相遇后分离,就这样在人们心中刻下一段段记忆的伤痕。
  那年夏天,女孩上了小学,而男孩却悄无声息地离开校园,离开了楼下的车库,没有预兆,甚至也没有留下存在过的痕迹。在女孩像往常一样清晨敲打车库那坚强的铁门时,再也听不到那温暖而兴奋的开门声。女孩的妈妈说,他与他爸爸搬到别的地方打工去了。
  那时,我六岁,你十岁。两个儿时的玩伴就这样分开了。六岁的我,还不懂得什么是友情,却知道对朋友的思念,第一次懂得了寂寞。
  时光匆匆过去了十二年。这十二年中,发生了许多,消失了许多,蜕变了许多,女孩注意到了,了解到了。她搬了家,上了初中,读了高中,进了大学,拥有又失去、失去又拥有了许多朋友,经常听着朋友们叽叽喳喳地聊一些上学的趣事,唱着朋友们教的那些歌谣,吃着朋友们递的五彩缤纷的糖果,也同样觉得很开心很快乐。儿时那个玩伴的形象逐渐淡去,在时间不断的冲刷下洗净、流失。
  有时我也见过你,在那人流匆匆的街道。你安静地,一个人倚在角落里,眼光茫然地盯着这个并不属于你的世界。那一瞬,我看着你,心中充满悲凉。
  却只是在那一瞬,我们从两个童年的朋友,变成了陌路。
  时间依然冲刷着昔日的印迹,冲刷着潮涌而来的沉沙,将曾经静静掩埋。
  直到不久前的那个夏天――
  那一天,女孩回到儿时曾经生活过的小区。十二年中,似乎只有这里还跟过去一样没有改变:颠簸的小石子路,破旧的六层楼房以及碧蓝的天空。
  在那棵苍老干裂的桦树下,我看见了你。你是那样瘦高,斜阳在你身后拉下一道单薄寂寞的细影。你回头,看见了我。
  夏日的傍晚,炽热的空气包围着两个不同的少年,似乎在打听两个不同的灵魂。世界在这一刻变得寂静,风静静地透过细密的叶子,迎接这一瞬射进来的光芒。
  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我说。
  你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报以一个虚弱的微笑。
  “不……我不记得了……”
  但是你笑了,笑得那样的惨淡,在你年轻而又饱经沧桑的脸上显得是如此的勉强。看到你的笑容挂在僵硬的脸上,我的眼眶莫明其妙地开始湿润,记忆的潮水在封存了多年之后重新向我袭来……
  这时,一个工人模样的人叫着你的名字,你匆忙应声跑过去,头也不回地再次离开。
  时隔这么多年,我刚刚想起了过去的一切,你又这样的离去了。
  生命就是这样,在经历中穿插着许多这样褪色的记忆。正如一张发黄的照片,残留着生命轮回的痕迹。
  或许,有些,你已忘记。或许,有些,你曾想起。

注:作者14岁,原开发区国际学校学生,初中二年级。

 
  ++『相关新闻』++ 【我来说两句】【推荐】【字体: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  文章评论:       姓名:     email:
   查看评论投它一票
   

 

地址: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四大街80号( 科学会堂)   版权所有:天津开发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Tel:022-25327568   25329081      Fax:022-25326258
技术支持:天津杰迪数码科技有限公司